您的位置:首页  »  您操得我好舒服
您操得我好舒服

作者话:对了熟女都叫张敏。

  其实还可以写很长下去,这个我在活动开始后接到版主的短信后,很早之前便写了,只是一直没心思写下去,就这样虎头熊尾的草草收场吧,也方便大家联想,有心者写个续集吧,那个顶楼的赵姐也可以干哦,还有很多随便加,我也可能在将来自己闲着没事时,那么安详的补上。

  “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

  一间昏暗的小屋里,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一盏暗红的小壁灯,放射着淫霏的光芒。一张摇摇欲坠的小床,与墙壁碰撞的乒乓有声,一个无知懵懂的少年,在对着一个巨大的屁股挥汗如雨。

  这屁股的主人是一名妓女,少年佳宁打一进这间小理发店,便盯上了她的大屁股。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它。

  正操的忘乎所以时,佳宁的手机响了,他赶忙停下挺进的动作,接了电话。

  电话果然是朋友打来的,他们约定好了要把此次行动拍摄下来一段,彼此欣赏。

  “佳宁,我搞定了,看你的了!”“这么快啊!”佳宁调侃道。此时因为被这少年一刻不停的操干了将近半个小时,而至春潮泛滥一发不可收的大屁股,不甘寂寞的的扭动起来,旋儿开始前后套弄,以换取流失了的堕落的快感。

  佳宁活了18年,还是头一次有这种刺激的体验。随即挂了电话,开始发起狠劲,死命的把他的整个身体,都压在那个大屁股上,用力的一下下挺动。

  “啊,您操我好舒服!您用力啊!您请用力……”女人高潮一遍又一遍,还在不停的喊叫,讨操,甚至全然不顾门外小弟的催钟。

  佳宁是一个穷学生,虽然这的价格很便宜,但再加个钟的钱,也是他所承受不了的,所以更加快了他抽送的速度。

  “小弟摘了套子吧!射到我逼里,这样爽,快点,不能再拖了!”女人很想得到这个少年的滚烫精液,给他出了这招。

  一个正在高潮灵界点的处儿那受得了这种无套内射的诱惑,佳宁听话的抽出沾满白浆的阴茎,摘了套子,还把一旁的薄被罩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很诧异,但没有时间在纠缠其它,况且做鸡的,还不是客人想怎样爽,就怎样,哪管得了那么多,只是又催促佳宁加快动作。

  佳宁透过手机的镜头见到一朵不停晃动的菊花,那菊花与平常在A片里见到的大为不同,常人的菊花多是往里凹进去,而面前的却是往外凸出来。随着他胯下鸡巴的进出,一下张开,一下又闭合。

  女人的淫水掩盖了她菊花洞里的闷臭,佳宁只闻到一股子骚味。

  新年前的最后一日傍晚,刚看着电脑里自拍AV打完飞机的佳宁,浑身大汗,头皮奇痒。

  这个平时最不爱洗澡的臭男人也不得不进了厕所,淋浴在5分钟后,飞快的结束了,擦拭着长到遮挡住双眼的长发,佳宁有些动摇了。

  出了厕所,爸妈正好打完麻将,双双归来,看见他不免又是一阵唠叨。

  这也难怪,一转眼大学毕业快3年的佳宁,如今的职业就是宅在家里,做职业宅男。

  佳宁不愿听父母的唠叨,借着下楼理发,飞快地逃了出去。

  晃晃悠悠的到了楼下,在理发店门口徘徊了很久,颓废的青年最终还是走进去了。进来才知道有多久没来,连这的老板娘都换了人,以前的老板娘是一个矮胖冬瓜,看着令人作呕,唯一的优点就是她不像其他街坊邻居一般爱嚼舌,唠家常,打听你这个那个的,所以即使面目可憎,佳宁还是会选择这里来理发。

  新老板娘是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除了一队在你面前不停晃动的大乳房震慑人心,还有一个浑圆巨大的屁股,面貌倒是一般。

  “小弟是第一次来吧,家是几栋的?”看见生人,老板娘热情的招呼上来。

  佳宁心中一动,听着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犹在耳边似的,愣了半天,可也没想出在那里听过。

  “小弟!”老板娘又叫他。

  “哦,是啊!不远。”既然不相识,佳宁是不愿多说话的,以免一会人家跟你唠闲嗑问你干什么工作。

  老板娘还要说什么,正好又进来一人,给她打了岔,救了佳宁。

  “李哥来了啊,您稍等一会。”老板娘依旧热情。

  “呦!这还忙着呢?”老李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别的客人在。

  “嗨!有什么办法啊,我这就一个人,操得你没空躲舒服。”老板娘扯笑。

  “您!您!您……”听了那个特别骚的“您”字佳宁脑子嗡的一下,还没等反应又听到后面老板娘事有凑巧的道“操得你没空躲舒服。”把这些一一打乱重新拼装,“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这句话就格外的清晰,佳宁短裤里的刚发射完的软鸡巴立时一柱擎天。

  怪不得那么熟悉,刚刚还听着她的声音,对着她的大屁股开了枪的佳宁,终于想到了这个女人是谁。

  7年了,从理发店里的野鸡,摇身一变,成了理发店的老板娘的女人,佳宁他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没想到又见面了。

  人们之所以说女人的贞操很重要,不是因为那层无关紧要的透明薄膜,多是因为她的第一次性爱,会让她一辈子都忘怀不了。

  而自从那次以后,破了身的佳宁虽然相继上了很多妓女,甚至后来有了女友,一样难忘那令他刻骨铭心的欢爱。

  “看来男人的贞操与女人一样重要!”佳宁自嘲的笑道。

  “小弟,你说什么?”老板娘问他。

  “哦!没什么。大姐你是新来的吧,我记得这以前的老板娘是个胖胖的大姐。”

  “小宁吧!你多久不来了,这一年前就换小敏了。”说话的是刚进来的李大叔,是佳宁爸爸单位的同事。

  “对啊!来这一年多了。我姓张,小弟你以后叫我张姐就行。李哥,你们认识啊!”佳宁只是笑笑。脑子里仔细的会想着以前的记忆,那次操她时并没有问姓名,原来她叫张敏。

  今天的张敏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而修长的大腿则是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任人窥视。这些现在到了佳宁的眼中,恍惚间雪白的T恤不再是T恤,而是一双雪白大乳,牛仔短裤也不再是牛仔短裤,而是那浑圆的大屁股,那奇异的开合的菊花,还有那芬芳的骚臭……一头长发在恍恍惚惚中落地,转眼间一个精神抖擞的短发少年走出理发店。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佳宁的家里却多了很多监视设备,他发疯一般没日没夜的监视着就那么巧租住在他家对门的理发店老板娘张敏的动向。

  张敏却很简单,从良了的她现在拥有一个将军肚的谢顶老公,一个老公带来的小男孩,一间在佳宁对门租来的三室两厅的居所,一间可能是买来的楼下门市的理发店。除了早晚出门,去楼下的理发店开工,几乎没有别的出入。

  就在佳宁已经放松警惕,很久没在监视她的一天夜里,他照常刚打完飞机准备入睡,上厕所清理时,隐隐约约听见“您……您……”的熟悉语句。

  佳宁起先以为是他自己整天看着那片打飞机,多半是自己听错了,但那声音久久不断,他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去一探究竟,原来佳宁家里的门不是很好关,这会并没有关严,声音正是从这门外走廊里传进来。

  “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您操得我好舒服!”佳宁快要被满脑子的这种声音搞疯了,他顾不得害怕,飞快的推开门,想证明这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门开的一霎那,借着屋里的灯光,佳宁看见一个男人惊恐的推开他身前横着的大屁股,飞奔下楼。随后是那个屁股的主人,提起裤子也两滚带爬的往楼上跑。

  佳宁的心脏差点没跳出来,不光是被这情景所吓,还有是他认得刚才那个大屁股中特别的小菊花。

  是张敏,一定是她!佳宁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早知这女人不会这么安分,日里夜里想的是要设法再操一操她的大屁股,却苦于没有办法。他也想过拿那个视频来威胁她就范,可又总有顾忌,不敢真那么做,毕竟对方并不是一个小姑娘,而是一个有着丰富社会经验的成年人,况且那视频又是多年以前的,里面唯一能证明张敏身份的又是那朵奇特的菊花,阅历深了后的佳宁知道那是痔疮,如果现在她做了手术怎么办,所以他一直想要抓到她更确凿的把柄,没想到今天……正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佳宁犹豫了片刻,料定那奸夫不敢再回头,而张敏的家在对门,她刚才慌不择路的往楼上跑,这会必定跑不没。

  于是再不多想,只穿着短裤便也跟上楼去。

  楼道里的灯大多数都坏掉了,只有个别楼层有感光,佳宁一层层的向上,心理也开始打鼓,怕这时有人出来,看见他的样子。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既紧张又刺激。

  还很害怕,佳宁一步步的靠近顶楼。

  “小宁,你跑这来干吗!”借着楼下的灯光,在最顶层的张敏小声道。

  果然是她,佳宁的心理紧张地直打鼓,可还是憋足勇气道:“张姐,刚才那个人是你!”张敏听了却一点也不慌,一脸镇静道:“你说什么,我刚从赵姐家出来,她老公出差了,让我陪陪她。”佳宁并不是小孩子,况且认定了刚才的屁股,知道是张敏编的借口,但又犹豫起来,这时候有个困难的选择题,摆在他的面前。如果他现在说因为门没关严,被风吹开了,他听见声响出来看看有没有小偷,那这事就可混过去,张敏或许会感激他,或是庆幸并没被人发现,以后也会收敛,再不会在外面找刺激,他这个小孩想要跟张敏这样的人妻有进一步的发展,会变得很难,再无可能,但他也不会惹上任何麻烦,也不必考虑把事情说透了张敏的态度,以及那个男人的报复,他老公的态度又如何,事情闹大了,他父母的……等等等等。

  想到这些,打了退堂鼓的佳宁将计就计,蒙混打屁过去。

  张敏显然是松了一口气,心情大好,与佳宁一前一后的下楼,也不问他什么事要上楼来,只说要他白天去家里玩。张敏的家,佳宁从来没去过,倒是很有兴趣,欣然答应。

  就在两人打开家门,要各回各家时,佳宁不知是从哪里来了勇气突然间发了疯似地从背后抱住张敏,把她顶入屋中。

  张敏的家的大厅里窗帘紧闭,一片昏暗。

  “小宁,你干什么?”被佳宁顶入其中的张敏如预料之中的一样,没有大呼大喊,这证明了她的老公与孩子这时肯定是在家中。

  佳宁什么也不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刚才接着自己门内的灯光,看见张敏睡裤上的白色精液,受了刺激,这才冲动的冲了进来。

  “小宁,你叔叔弟弟都在家呢,这么晚了让别人看见,不知道怎么说啊,你快回去吧!”张敏把这佳宁从背后伸过来的两只强壮的臂膀,有气无力的道。

  她此刻清楚地感到,身后的那个小男人的大鸡巴是多么的坚硬,她知道这个男人要对她做什么,刚才还未尽兴,这时被陌生的小男人死死抱在怀中,她胯下的骚逼又淫水横流。

  佳宁这时也清醒了些,暗趁都到了这种地比,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后果如何,全被他身为一个男人的此时正在以鸡巴头考虑事情,而完全忽略。

  在张敏的措不及防中,佳宁用力拽下身前女人沾满那个胆小到被人惊吓而发出的精液的睡裤。

  张敏淫荡风骚的大屁股,随即耻辱的暴露在自己家客厅内清新的空气中。

  “小宁,你快住手,我要喊了!”张敏还在做最后的挣扎,让她如此轻易便臣服在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的胯下,作为一个有家有儿的中年女人,还是多少有点心有不甘。

  不管一个女人有多么淫荡,就算她曾是最下贱的妓女,都还有身为一个人的羞耻与尊严。

  但这一切,在佳宁硕大又粗壮的鸡巴面前,似乎又并不存在。

  张敏被他插入的那一刻起,便臣服了。多少年了,改当正常女人,嫁给一个爱你的男人,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再享受到各式各样的鸡巴,如果那个爱你的男人偏偏又鸡巴其小,做爱无力,不光中年谢顶,还早泄,就更加的痛苦了。

  张敏虽然有情妇,却也只是那些有心无力的中男人,这根如此强壮的鸡巴,使她欢呼雀跃。

  佳宁则感到久未的包围感,好久没做爱了,原来是这滋味。他慢慢的一下下的插弄,细细品味这滋味,聆听这肉与肉在粘水的滋润下所发出的淫声。

  “扑滋!扑滋!”张敏整个身体被如此细腻的操干,干地麻木了,此刻只有三处地方有知觉,或者说是三点,那就是被佳宁手指死死夹住的两个大乳头,被佳宁大鸡巴死死顶住的子宫口。

  “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张敏实在忍不住了,叫出了她的招牌式。

  随即年轻男人的鸡巴在她的阴户里瞬间又涨大源源不断的精液,把她烫头昏目眩,趴跪在地。

  佳宁还要不停挺动他胯下的武器,只把张敏操得满地慢爬,头顶到客厅沙发后面,才算变软。

  就在这时,一间卧室门开,一个人哈气连天的从中走出。

  享受高超后余味的一男一女赶忙紧紧趴在地上。

  闷响,格外强烈的撒尿声音传来。佳宁想这一定是哪个小男孩,老男人哪有这股子冲劲。

  “你儿子也来操你这婊子了!”佳宁邪恶的想到了无数A片里乱伦的情节,无比的刺激,让佳宁在瞬间度过了男人的不硬期。

  “快操吧,让他操。”被操混了头的张敏胡言乱语,想到自己年轻时曾被一个嫖客家里不满二十岁的小 男孩操弄过,那孩子还没有如今她自己的儿子大,小穴因此快速的收缩着。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还没享受第二次冲锋的佳宁,因为路口的突然变窄,被轻易的又缴了枪。

  不过年轻就是好,当小男孩回屋后,一对在大厅里做着苟且之事的狗男女,又自然而然的做了第三次,第四次,恨不得把所有并未尝试过的羞耻姿势都要用变。

  更肆无忌惮的脱光衣物,在大厅里赤裸肉搏。

  最终佳宁还是败在张敏疯狂的大屁股下。

  第二天下午,佳宁又去了理发店,那个老张这次比他来得早,正在享受张敏给他的染发服务。

  张敏见到他来,也没做出任何不自然的表示,跟昨晚的事没发生一样。

  佳宁等了一会,抓住张敏去厕所洗手的时机,挤了进去。强硬的扒下她的裤子,把手指深入张敏已经再冒水的骚逼,用力扣挖。

  张敏受不住他的攻势,瞬间失了一会。顾忌着外边人,佳宁按住张敏把大鸡巴狠狠塞入她嘴,毫无顾忌的高速抽插,再一分钟后,把一股与昨天比同样浓稠的精液,射的张敏满脸,之后浑身轻松的离去。

  就这样,余下多年中,佳宁毫无顾忌地享受着这个成熟的女人。而张敏也乐得对一个小她十二 岁的男人,撅着屁股高叫:“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啊,您操得我好舒服……”

  字节数:11238

  【完】